熙君莫行远

诗人狂书三千句
不如对影酒一杯

杂食博爱墙头多
lo里什么西皮都可能有

【伪装者衍生】【雇佣兵/无国界医生】清泉 1

看到满眼火光,赵启平放下了手电。

大卫从后面拍拍他的肩:“赵,拿上你的灯。好好搜索下有没有漏掉的幸存者。”

赵启平点点头,攥紧挎包带钻出吉普车。车外的寒夜冻得他一个激灵,摸索好几下才打开手电。

还能行动的村民把受伤的亲人全搬到了村落前的平地上。赵启平绕开他们跑向火炬一样烧着的村庄。

maumivu。

来了之后他只新学了几句斯瓦西里语,譬如这一句。给村民看病的时候可以问疼不疼,哪里在疼。现在他的耳朵里充斥的呼喊呻吟全是这句maumivu。

赵启平一头冲进村落,耳边只剩下火焰噼啪的声音。旱季快要结束,正是所有事物一点燃就必定烧成灰烬的干涸时节。他挨个跑过烧得红彤彤的茅草房,扯着嗓子向里面喊还有人吗。即使火势减弱,这些巨大的火把仍灼热到无法接近。

回答的只有噼啪声。这时他倒宁愿听到有人喊maumivu。

大半个村落跑完,赵启平的心越来越凉。他打起手电,无望地向村落外围的黑暗里照去。

地上有急转掉头的车轮印记,还有血迹和脚印。他打起手电,顺着印记找去。

他们收到的消息是雇佣军与部落武装在交战之后各自撤离了。

但那血迹看上去还是新的。




“我的手术还没做完,谁让你进来的?”

赵启平在帐篷一角吃力地放下背着的人。

“大卫,他需要手术。”

“所有需要手术的人都在排队!”

大卫一扭头,看到这人一身迷彩军装,而且有一张黄皮肤的脸。

“这是什么人?你从哪里找到他的?”

赵启平下意识地先摇了摇头。

“在村子外,我顺着一条车辙找到的他。我想他应该是中国人。”

“这里不应该有中国人。”大卫把缝合的工作交给助手,迅速拆开了一个新的手术包。“我是说除了你之外。赵,他的身份很可疑。”

“我们的工作不是不带入政治立场的吗?他需要救治,我们是医生。”

“你不应该因为他可能是你的同胞,就优先抢救他。这不符合我们的原则。”

“我检查了他的伤势。他失血是不少,但是血压并没有下降,而且受伤的地方也不是要害。急救中他应该是第一顺位。”

外面抬了新病人进来,大卫拿起手术刀。

“好吧。你有自己的手术包,他是你的病人了。”

“我还需要追加的抗生素和血浆。他的伤势我会尽快处理好。”

“当然,”大卫做好消毒,麻利地划开创面,“这本来就是你的工作。”





=====TBC====





【并不懂医,也不懂斯瓦西里语。国际政治形势架空。

总之一切都是尽量合理化地编造出来的。】

这次争取六七章之内结束。高喊一句:我!想!撒!糖!

p.s. 攻受请自由心证,反正没肉。






评论(13)
热度(58)
  1. 水谷熙君莫行远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有意思,感觉不错

© 熙君莫行远 | Powered by LOFTER